• 貝博app手機版事務中心
  • 辦公自動化管理系統
  • 教學管理微服務
  • 學工微服務
  • 人事管理系統
  • 公房服務
  • ballbet貝博登陸SPOC平臺
  • 移動微門戶平臺
  • 個人大數據服務
  • 學生關愛系統
  • ballbetapp下載會議服務
  • 精準就業服務
  • 奕課堂
  • 網絡安全等級保護
  • 貝博app手機版售后服務中心
  •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觀察 > 正文

    精彩報告 | 楊秀英:質量引領,系統支撐—學校內部質量保證體系建設實踐分享

    發布時間: 2019-08-05 17:08:06   作者:本站編輯   來源: 本站原創  

     

     

    各位老師、各位專家,大家好!非常高興能來這里和大家一起分享上海電子信息職業技術學院的診改工作體會。


    今天我們討論的主題是診改工作建設。 

     

     

    經濟技術在不斷發展,在診改建設過程中我們需要采用兩個理念。

     

    一是下有底線,要符合高等職業院校辦學的標準,上海高等教育的標準必須符合國家教育部對辦學標準的要求。

     

    二是上不封頂,落實職教20條,建設多元辦學格局、完善技術技能人才激勵保障政策、加強職業教育辦學質量督導評價。

     


    學校的發展標準是學校章程、規劃、年度計劃,還有組織架構等。

     

    學校成立專項組時以功能把專項組分為標準組和平臺組。

     

    標準組由各個二級學院的教學副院長組成,對五個層面質量把控的必然標準進行梳理。

     

    平臺組以信息中心為主,信息中心由業務領域轉變而來,所以對教育教學標準的理解非常清晰。

     

     

     

    質保體系框架是55821,致力于全員、全過程、全方位育人。

     

    第一個5是質量打造。

     

    標準的問題是五個層面和縱向決策指揮系統。五個層面:學校、專業、課程、教師、學生。

     

     

    這是專業層面指標結構圖。

     

      

     

    課程層面指標。 

     

     

    這是教師層面。

     

    我們需要衡量兩個方向,一是個人發展,二是團隊發展。

     

    優質教學團隊平臺有自己的一套指標,九個指標當中要符合五個指標。

     

    各個院校組合指標的答案和成績是不一樣的,但是最終仍然能體現團隊的貢獻績效。

     

    不管最后團隊績效拿出來怎么樣,我們都不能忘卻是個人發展在團隊里奠定了基礎,沒有個人就絕對沒有團隊的成效。

    個人發展的一部分與職業直接掛鉤,比如教學能力。

     

    我們制定標準的思考范圍有兩種,學習能力和個人素養等。只有擁有學習能力,才能有發展前景。

     

    診斷的結果性衡量指標是量化的,因為對機器來說,定性描述比較難,所以盡量把所有指標進行量化。

     

    學生發展方面我們也有團隊進行跟進,主要包括學生學業和職業的發展。

     

    學生踏進校門的第一天起,他就接受了學校的文化以及學校對他專業的掌握。然后把指標體系化解成機器的語言。

     

    第二個5是構建過程。

     

    這個過程為教育部文件里的八字螺旋,八字螺旋五個層面都必須要建立。

     

    以學校層面為例,即使全國1400所院校都用8字螺旋,8字的形狀也不會改變,只會改變當中的線路。

     

     

    上8體系中這條線對學生來說,小到一次活動,大到一個學期的表現。

     

    下8體現的是學校一定周期,這個周期可以是一個學期的周期,也可以是一年的周期、一個學年的周期。把周期定好后,做一個總的評估。

     

    這就是一個動態的、不斷改進的過程,診斷與改進的詞義就是這樣來的。

     

    所以上8字也好,下8字也好,是過程性的螺旋構建。

     

    8體現全員性和全面性。

     

    在整個過程中,全體人員要參與確定一個標準,要對各自崗位上的職責進行梳理,以及我們要做到什么程度。

     

    確定好后,日常教育教學的過程要符合標準。正常的工作過程中要抓取過程性的數據,分析后利用分析結果來進行進一步的改正。 

     

     

    接下來是2。

     

    我們平臺要體現運用一個改進性,改進性在5中的目標標準是雙鏈以及8字螺旋計劃平臺的數據標準。

     

    但實際上我們各個院校已開發出部分應用性管理系統,如教務管理、學生管理等等。

     

    單用系統對我們學院來說是非常清晰的,在建設過程中我們發現幾百上千個指標當中,有些平臺的數據抓取是不夠的,所以要開發這個平臺。

     

    后來我們將實際數據與診改的支撐系統進行比較之后,發現了偏差。偏差通過平臺來體現。平臺體現之后,我們進行狀態比對就找到了診改點。

     

    但最后我們的目標是要實現質量提升,所以這個2字是主體,強調主體性。

     

    1是一個支撐平臺。

     

     

    系統支撐怎么支撐?標準學校要成為一個什么學校?

     

    指標體系是固化的,對某一位教師來說,他要成為一位什么樣的教師是他自由選擇的。

     

    但我們實踐下來發現,如果由教師自己來確定自己的標準,目前為止還是有些困難。

     

    我們把這個標準調整了一下,規劃目標,設計標準。

     

    按照五個層面把指標二級學院職能部門化解,再化解到專業,一層一層地化解到課程、教師和學生,最后,目標就分解了。

     

    上8字螺旋的整個運行過程,是要在平臺里要不斷地抓取動態的數據,因此我們就能了解情況,得出結論性意見。

     

    下8字螺旋是什么概念?

     

    到了一定階段,我們需要用數據來反饋到質量標準,用數據的現狀來反映現實。

     

    反映出現實之后才能找到目標和現實之間的值,下一年度的目標才能制定新的起點。 

     

     

    3S職改的診斷平臺,我們是希望有不同的不斷的上升空間,而且它是一個智能型、服務型的診斷平臺。那么這樣的一個平臺,我們希望給教師學生們提供的是無感知、無額外負擔的體驗。

     

     

     

    接下來和大家分享我們學校的案例。

     

    首先,平臺對接,數據要集成。

     

    平臺對接怎么做?目標引入,教育教學的過程盡量做到無感知,并且要體現平臺的強大分析功能。

     

    標準由我們制定,實際狀況需要現實采取,我們把之間的關系進行比對,通過運行模式搭建模型,對行數據進行分析。

     

    我們的目標是今后為上海人才數據平臺提供數據依據,現在上海市各個院校還要靠人工填寫人才狀態數據平臺的內容。

     

     

     

    我們希望這個平臺今后能夠做到日常抓取,這樣才能真正實現質量管理的常態化運行。

     

    盡管它是一個可以揭短的平臺,還是一個對教師評價排名次的平臺,但是這是不可回避的一個過程。

     

    對人才的培養,如果沒有真才實學,沒有能夠培養出來真正適應行業發展需要的學生,那么對于我們教育工作者來說,任務就沒有完成。

     

    這是對我們質量的理解。

     

     

    高校教師對教研知識轉化的要求比較高,需要對科研任務集中。

     

    假設今年我們想要做到教研服務對企業提供技術支撐、自主服務,那么轉換的價值需要精良。

     

    打個比方,今年學校需要做到1000萬,那么就由科研處把1000萬化解到各個二級單位各個二級學院,以此類推。

     

    這里舉了一個例子,比如說圖書的流通次數是18000冊,圖書實物流通不是這18000冊,我們根據學生的數量大小,把它分解到各個二級學院,所以右邊呈現的是我們各個二級學院分別要承接的數量。

     

    從這里大家就可以看到,我們最大的一個學院就是通訊與信息工程學院。 

     

    上海對院校的管理進行了改革。在三年前開始做分類評價,一類是部屬院校,一類是211院校,一類就是新升本的普通的本科院校,還有一類就是職業院校。

     

    我們把分類評價的指標體系融入到我們的年度目標。

     

    在我們平臺的質控點里,專業點有98個,課程點15個,教師點40個,學生點27個。我們把這些質控點全部分解。

     

    階段開年到現在我們有12個點要引起注意,叫預警。

     

     

    舉個例子,教師層的王老師,他的質控點叫年度科研工作分,我們要達到80分,我們抓取的時候只有40分,所以我們給他的等級是B,要對他進行預警。

     

    他可以在上面自我診改,根據質控點、目標實現的程度,來寫我現在處于什么狀況,我如何來進行改進。

     

    現在設計的平臺很好,導入使用都非常好,但是從學校內部來說,數據源的更新慢和數據源的數據不充分是我們目前面臨最大的困難。

     

    這個不充分,我們怎么來解決?

     

    第一,優化業務系統,保證數據的全面。

     

    優化業務系統,簡而言之就是根據你已有的系統來看過去缺什么系統,是否把這些列入到2020年的工作計劃。

     

    第二,目標明晰的層面進行嚴格考核。

     

     

     

    建設過程中我們碰到了一些困難,教委要提數據到教委的平臺,平臺搭好了,但各個院校的數據對接有一定的難度。

     

    每個學校信息化建設水平不一樣,認識程度不一樣。但我認為無論是進度的快,還是慢, 最重要的是大家一定要達成共識,然后邁小步不停步。

     

    標準體系和系統還有要優化的地方,了解短板,及時改正,是我們作為職業教育工作者真正應該要做的。

     

    我的介紹就到這里,感謝大家聆聽。

     

    (本文根據楊院長在2019長三角職業院校質量保證體系內涵建設研討會上的主題報告整理,略有刪減,未經嘉賓確認

    万利捕鱼棋牌送38彩金 股票价格查询 时时彩软件开号 辽宁体彩11选5 安徽11选5遗漏一定牛下载 江苏十一选五诀窍 辽宁快乐12出号规律 天津快乐十分购买 000386股票行情 pc蛋蛋助手 19051937期河北11选5